【妈妈】

  

  我今年15岁,有一个嗜好,在我卧室靠近衣柜的单杠上,有一根绳子,这是一个特殊的机械装置,是我在网络上看到,然后自己做的,准确的说,这是一根上吊的绳子,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喜欢上了这种变态的嗜好,我喜欢那种被吊着的感觉,我经常在晚上吧房门锁了以后,然后一边看悬挂的片子,一边这么吊着手淫,我发现在这种状态下,我可以达到一种更高的境界,在那种窒息的快感下,我的阴茎伸的笔直,那种快感让人为之发疯。这个装置设计的很巧妙,我的脚下有个踏板,我只要套上绳子,绳子就会把我向上提起,让我向上吊一样,而我的脚刚好能够够到那个踏板,只要一踏,绳子就会放松,我就没事了。所以我一直这么偷偷的玩着。

  妈妈今年38岁,是一家五星级宾馆的白领,因为工作缘故,她的穿着比起同龄的女性要时尚的多,我最喜欢的就是妈妈的工作装,那种全黑色的套裙,配一双肉色的水晶连裤袜,脚上是一双诱人的黑色高跟鞋,我常常偷看妈妈换衣服,当然,一边看一边打着手枪。

  这天中午回家,我一进家门,就叫着「妈,我回来了」,往常妈妈都会答应一声,当然这一声一般都是来自厨房,她下班早,这个时间一般都在准备午餐,可是今天我叫了一声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听见妈妈的答应,我也不以为意,直奔厨房而去,「唉,厨房里没人,妈妈不在?」我怀着疑问,又叫了一声,还是没人答应,我到门口一看,妈妈的套裙的上衣在衣架上挂着,黑色的高跟鞋也在鞋架子上,「妈妈回来了啊」我想妈妈可能是临时出去了,我也没当回事,直奔我的卧室,准备换衣服,顺便看看今天刚搞到的一部冰片。进了卧室,我习惯性的往床上一座,脱了鞋,这时候我感觉有点不对头,我下意识的往立柜那边一看,我的眼睛张的大大的,嘴也张的大大的,我看到了最骇人一幕,我的吊绳上吊着一个人,一个女人,眼睛微微张开,舌头伸的老长,双手自然垂在身体两侧,穿的一件粉色的衬衣,下头是一条黑色的短裙,丝袜包裹的双脚崩的笔直,地下有两只东倒西歪的拖鞋,旁边还扔着一条床单。「妈~ 妈~~~~~~~ 妈妈~ ,」我
当时感觉自己就和木头一样,站了有几分钟,我才意识到,我的妈妈吊在了我的那根要命的绳子上,我吓呆了,好半天我才想到要救人,我赶紧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妈妈,妈妈的身体还是温的,我赶紧踩了踏板,把妈妈放了下来,我把妈妈抱在了床上,我一摸脉搏,没有反应,我又把指头放在鼻子下,没有呼吸,这时候我才想起了人工呼吸,我赶紧我双手重叠,压在了妈妈的胸部,我也不知道应该压在哪里,只记得是胸部,结果双手正好压在了妈妈的乳房上,开始压了起来,压了半天,妈妈那微微睁着的双眼没有任何反应,舌头仍然伸着老长,可是我的下头却硬了起来,我简直不敢相信,在这种时候,我竟然有这样的反应。我又想起了电视上的人工呼吸,我赶紧把嘴亲上了妈妈的嘴,可是妈妈那伸在外边的舌头一下子堵上了我的嘴,我想把舌头伸回去,就用我的牙齿咬住妈妈的舌头,往她的嘴里送,可是塞了半天也没有塞进去,妈妈那软软的舌头让我的下头越发的硬了起来,我这时才发现,妈妈已经没救了。我坐了起来,呆呆的看着妈妈的尸体。

  妈妈一定回来进来给我换床单的时候,被吊死的,我真该死,昨天晚上玩了以后,竟然忘了收起绳子,结果妈妈的头一套进去,绳子马上就把她吊了起来,可是她没有我个子高,脚碰不到踏板,就活活吊死了。我竟然无意中吊死了自己的妈妈。

  妈妈仰躺在我的床上,双腿分的很开,那短裙已经被褪到了大腿根,连裤袜包裹下的白色的内裤露了出来,看着看着,我的右手摸了上去,那软软的滑滑的感觉,让我有一种触电的感觉,这就是女人吗?我从来都是看着片子手淫,却从来没有真的碰过女人。虽然是自己的妈妈,但是一想到我竟然可以摸自己的妈妈,而妈妈绝对不会做任何反抗,那种刺激的感觉让我有了另一种想法。奸淫妈妈的尸体,这时候对女人身体的向往,已经战胜了我的理智。

  我站了起来,先来到门口,把门锁了一道,爸爸一般晚上才会回来,所以这个时间家里一般就我和妈妈,关门的时候,我的眼睛直接瞅见了鞋架上妈妈的黑色高跟鞋,我兴奋的拿了起来,抓起妈妈的脚,给妈妈穿上了高跟鞋,那诱人的景象让我全身发热,欲望的烈火已经烧的我双眼发红,我迅速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那硬的跟棒子一样的家伙一下子弹了出来,笔直的对准了妈妈的阴道,直接就冲了过去,那层丝袜根本无法阻挡我的进攻,只记下我就在阴道口的丝袜上弄了个洞,阴茎笔直的插了进去,「啊,这就是女人的感觉」只感觉里头紧紧的夹着我的棒子,龟头受到的刺激是前所未有的,比手淫的效果好的很多,我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阴茎开始高速的滑动,那种麻酥酥的感觉不断刺激着我的性神经,使我越发的亢奋,我一把把妈妈的头板正,直接咬住了那露在外边的舌头,妈妈的舌头软软的,滑滑的,在我的吮吸下,越发的诱人,我没想到,第一次和女人接吻,竟然会是妈妈,而更离谱的是竟然是妈妈的尸体,我贪婪的亲吻着妈妈的嘴唇,由于妈妈又搽唇膏的习惯,所以嘴唇很滑,一点也不干,我又咬又啃了半天,妈妈的嘴上已经布满了我的牙印子,妈妈那板睁着的眼睛看着我,像是在鼓励我一样,我的嘴亲亲的舔吸着妈妈的眼睛,我用手把妈妈的眼皮翻开,用舌头舔吸着妈妈的眼球,我只感觉这样做充满了刺激的感觉。妈妈已经死了,已经不可能知道疼了。

  我逐渐掌握了点技巧,抽插速度也变的逐渐慢了下来,但是那种刺激的感觉反而让我更刺激,妈妈的脸上已经被我又咬又亲了半天,又是牙印又是口水。
  

[ 本帖最后由 吾夜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吾夜 金币 +11 鼓励发文来 其它文学区!  
teacherggg 金币 +4 发贴辛苦了!  

警告︰www.66aiai.com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