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寓】

         公寓(TheApartment)

            footkiller



  夜深了。我坐在这漆黑的公寓里边,看着下面街上的车流,等待着。我微微笑着,这一切竟是这么的容易。

  我盯上这姑娘好几天了,但她好象并没理会我的出现。也许是因为她根本就没看见我,也许是因为她已经太惯于被人注视了,舞女都是那样的,我想。她每天的活动规律都一样,每晚大约八点出去上班,凌晨三点钟回来。

  我看了看表,两点五十八分,是时候了。

  溜进这公寓其实很容易。我只需要爬上环绕着公寓下层天井的木头围栏,再翻过上层露台周围矮矮的栏杆。那玻璃移门是不上锁的,直接进来就行了。
  脚步声从外面的楼梯上传来,她来了。我从椅子上起来,躲到了平时用来遮挡露台门的那些帘子后面。我进来的时候就选定了这处躲藏的地方,我还在帘子上划了条小口子,好让自己能看着她进来。

  她开了门,我看见了门廊的灯光照着她的身影。她一直就是个尤物,身材高挑,有着舞女苗条而优雅的体态。她长长的黑发挽起来,结成一个发髻,少数几缕头发垂下来,挂在了他精致骨感的美丽脸庞上。她简直完美无缺。

  她走进来,关上了身后的门,把她的包丢在门后边,打开了灯。在她蹲下去抚弄她的猫的时候,我看着她的身体在她穿着的花布太阳裙下面移动。这猫,捎带着说一句,在我进来的时候还向我跑过来,好象我是家里的一员似的。我想,我会喜欢猫的。

  她站起来,从我躲着的地方前面经过,往厨房走去。在她走过的时候,我屏住了呼吸,这会儿就让她发现我还为时过早,非得节外生枝不行。我听见了她的凉鞋踏在厨房地砖上的声音,看来她并没看见我。我今晚的运气不错。我慢慢地松开了缠在我左手上面的长丝带。从厨房传来的声音告诉我她正在喂她的猫。
  我看着她走回了我的视野,然后转过身,穿过厅堂径直向着浴室走去。我得动手了!我从帘子后面静悄悄地钻出来(是那么的静),悄悄地把带子的另一头绕在了我的右手上面。她还是没有感觉到我的接近,直到我在她的头上举起那带子,向下紧紧套在了她那漂亮的脖子上。我拉着这带子的两头,猛一使劲。
  我想她想要尖叫。但发出来的只是些咕哝声。她开始挣扎,踢腿。我往边上站了站,保护好我的小肚子这一带,把丝带勒得更紧了。我的肋骨被她的胳膊肘捣了几下,很痛,但我这会儿决不能停下来。我把她的身体拉近了一点来,她的身体来回地扭着。

  三十秒过去了。她的脸变得绯红,她惊恐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喘息着,她的舌头从她张开的嘴里伸了出来。她的挣扎到达了顶点,我开始感觉到她正渐渐地虚弱下去。

  一分钟过去了。她还在用她的手拉着那丝带,蹬着她穿着凉鞋的双脚。但是我知道我已经赢了。我往后拉着带子,直到她的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我闻到了她的味道,她的头发,她的皮肤,还有她搽在耳后的淡淡的香水味道。

  一分三十秒了。她渐渐失去控制了。我看着她的动作变成了一阵阵抽动。她的眼皮扑闪着,眼睛翻了过去,她的嘴合在了她仍旧伸在外面的舌头上。她的咕噜声也已停了下来。我已硬得象块石头。

  两分钟过去了。我真有点服了她的耐力,离开空气两分钟了竟然还能不倒下。然而,正当我在这么想的时候,她的膝盖开始弯曲了。我看着她修长可爱的胳膊慢慢在她两侧耷拉了下来,她的眼皮也闭上了。她的头也从这边轱辘到了那边,然后向前垂了下去。

  两分三十秒。现在,唯一一点动弹的迹象就是她的身体偶然间的抽搐。我拽着带子,把她拎了起来。在我的控制之下,她软绵绵地耷拉着。我仍旧拉着这带子,现在还不能放手。

  已经三分钟了。我把她的没了生气的身体脸朝下放在了地板上。我看见她裸露的左腿又抽搐了一下,然后再也不动了。她是我的了。

  为了保险起见,我继续久久地勒着这丝带,又过了有差不多五分钟。我松开了带子,检查了一下她的心跳。已经没了。

  「她死了」我自言自语地说。

  我把带子解下来放在了口袋里,久久地看着她面朝下躺在我跟前一动不动的尸体。我跪下来,从她的头开始,我的两只手顺着她身体的曲线向下摸去。在这中间,我在她柔软的棉质衣裙下面摸到了她的胸罩和底裤。当我的手最后接触到她腿部柔软光洁的肌肤的时候,我就觉得心头一动。我的手继续向下摸去,最后停在了她穿着的凉鞋上。

  我颤抖着,轻轻地弯过了她的膝盖,抬起了她的脚,把她的凉鞋脱了下来。我看着她赤裸的脚,把凉鞋轻轻丢在了一旁。这只脚就象她的人一样修长而优雅,我轻轻地吻着这脚的脚心。还是那么温暖而柔嫩,感觉真好。我把她的腿推回到了稍稍远些的地方,好看见她的脚的其余部分。她的脚趾上涂着深紫色的,近乎全黑的指甲油。我的嘴唇掠过她的脚背,掠过她那排柔嫩小巧的脚趾头。

  我放下她的左腿,抬起了她的右脚,这时,我发现自己裤子底下变得很不舒服起来。我脱掉了另一只凉鞋,把我的衬衫从裤子里拉了出来。我撩起我的衬衫盖住了她的赤脚,把她的脚贴在了我的身上,我脱下了裤子,直拉到我的膝盖上。
  我看着这个死了的漂亮姑娘,下面挺得怪难受得慌。我微微移开身体,她的光脚丫慢慢滑过我的肚子,落在我胀胀的小弟弟边上。真是恍如天堂。我伸出手,让她的脚在我的小弟弟上下蹭着。我的小弟弟头上先行分泌出来的东西使她的脚得到了很好的润滑。我弯下腰,抓起她的另一只脚,把它们一起放在了我的小弟弟上。我就这样玩弄着她的脚,好象过了很长的时间。但是我还是在快要射了的时候挺了下来,我还想要干点别的。

  我站了起来,彻底脱了裤子,然后捡起来,从后边裤兜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小剪刀来。我重又跪倒,把裙子的肩带从她的肩膀上拉开,这样,我看见了她的白色丝乳罩的肩带。只是轻巧的两下,这肩带就已被剪断了。接着,我隔着裙子解开了乳罩后边的挂钩,从她的右臂下面把这乳罩从她身上拉了出来。

  现在,我撩起了这姑娘的裙子,直到她白色的丝质底裤(和乳罩是一套的)暴露在我眼前。我的手掠过她的裙子,用剪刀把她丝质内衣的两边剪了开来。接着,我把这内衣从她身上扒了下来。这下,她在裙子里面赤裸裸的了。

  我看着她粉红的柔嫩的阴部。那里亮光光的。我伸出一根手指向上插了进去。她很滋润,真是不可思义。我是不是在幻想?莫非她希望这样的事情在她身上发生?我不得而知。

  我收回了我的手指,把她的尸体脸朝上翻了过来。我看着她的脸。即便是死了,她还是漂亮得令人吃惊。她的舌头还伸在外面,她棕色的眼睛半睁着。我俯下身去,用我自己的舌头顶住了她的舌尖,把她的舌头推过了她的牙齿送回了她自己的嘴里。她的味道真好。我扒开了她的眼睑,看见了她美丽的棕色眼睛。我的嘴唇摩挲着她柔嫩的脸,往下挪到了她的脖颈。然后,把那些还维系着裙子的纽扣解了开来。

  我持续的吻着,舐着她的身体,解开了五粒纽扣以后,她美丽的乳房呈现在我眼前,它们圆滑而坚实,不大不小。有着小小的深粉红色的乳头。我吮着它们,用我的牙齿嗑着它们,继续解着纽扣。

  我接着往下,经过了她用脐环装点着的完美的肚脐(我拿掉了这环),到了她完美的,粉粉润润的阴部。我的嘴唇在她那一小片棕色的软毛上滑过,向下来到了她的两腿之间。我嗅着她,尝着她的味道,体会着她。她真完美。现在属于我了。

  剪刀又一次起了作用,把裙子吊在她臂膀上的肩带落了下来。我停下来,后退一步,欣赏着这个漂亮的,躺在她被剪开了的衣服里面的死了的赤裸女人。
  我还在那里硬得难受。

  我弯下腰,捡起了这尸体。她毫无生气地在我的臂弯里晃荡着,我把她抱进了她的卧室里。我把她脸朝上横过来放在了床上,她的头耷拉在了床沿的外面。她自然地张开了嘴。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蹲了下去。我的小弟弟很容易就能够塞进她的嘴里去,就好象它就是专门为了到那里去一样。我把肉棒向上伸了进去,直到感到我的「丸子」贴在了她的脸上。她毫无脾气地接受了,当然不会有脾气。我稍微抽出了一点,然后又一次捅了进去。看着她的喉咙在我勃起的小弟弟插进去以后彭大起来的模样,我不禁有些惊讶。

  我有节奏地向下压着,每插一下,她的身体也跟着动一下。她的乳房也随着我「音乐」的节奏上下颤动着。真是太棒了。我再一次忍住了,但这一次差点没来得及停下来。我抽了出来,竭力克制着想要喷发的下面。我等待着。我喘息着。我看着她。她那美丽的棕色眼睛也直直地望着我。

  我抓住她的肩膀,把她的脸翻到了下面,接着,我站起来,走到了床的另一边。我伸出手抓住了她两只赤裸的脚。我抓着她的脚,摸弄了一会她那些柔嫩的脚趾,然后把她的身体从床上拖了过来,直到她那可爱的臀部悬在了床沿外边。我放下了她的双腿,它们落下来,和身体的其他部分形成了一个角度。她紧紧的粉红色的菊门* 和柔嫩滋润的私处在我眼前清楚地露了出来。

  平时,我并不特别喜欢肛交,但那种要在她所有的孔穴里都干一遍的想法却让我蠢矗欲动。我俯下身,把我的手指向上插进了她的身体里面,直到它们都沾上了她滑溜溜的体液。然后,我慢慢的把一根手指伸进了她的屁眼。我把这手指在里面转了一会,然后换了一根手指伸进了里面,接着,又慢慢地换成另一根。这时,我的龟头已经沾满了自己湿润的黏液,我只轻轻地一插,便把它挤了进去。
  她那里真的是很紧。看起来她也不喜欢肛交。这很不错,但她现在已经不在乎了。这主意使我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我时间尽可能长地操着这个光溜溜的死了的姑娘的屁眼。我的小弟弟忍不住要射了。我赶紧又停了下来,尽管我心中是十分的不情愿,可我必须停下来。
  我把小弟弟从她的肛门里抽了出来,走回到床的另一边,拉住她的胳膊又把她拽回了床上来。我把她翻过来,又把她的身子转过来使她顺着躺在了床上。我俯下身去,分开了她那双柔软漂亮的属于舞女的腿。脱下了自己剩下的衣服。
  随着我爬上床并且趴倒在她那失去生命的赤裸的尸体上的动作,她的身体也在左右摆动着。我把我的小弟弟挪向了她那柔嫩的引人入胜的阴道的入口,就象是刚好落了进去。我趴在她身上,感受着她残余的体温,慢慢开始了在她身上的抽插运动。

  我把腿挪到了她两腿的外侧,把她的腿拢到了一起。这么一来,又增加了我那已经蠢蠢欲动的小弟弟上面的压力,我觉得我再也坚持不住了。我看着她,继续抽插着。用我的胳膊,还有腿拢着她,小弟弟在她的身体里进出。我看着她那棕色的亮晶晶的美丽眼睛,终于再也控制不住了。

  我一下又一下地把我滚热的精液深深地射进了她的阴道,好象都没有办法停下来,这一切就象是长达几个小时一样。最后,我瘫倒在了她软绵绵的仍然温温的身体上。我热切的吻着她,把我的舌头深深地伸进了她等待着的嘴里,她却不能以吻相还。我喜欢这样。

  过了几分钟以后,我从她身体里面抽了出来,弄干净了自己的身子。我拉过被单,然后把她捡起来放在了上面,又花了好一会从头到脚地把她的尸体摸弄了一遍。我盖住了她,把她包裹了起来,摆成了仿佛在熟睡的样子。

  我俯下身,最后吻了吻她的嘴唇。

  「晚安」我说。

  我收拾了我的东西,重新穿好了我的衣服。我顺着我进来时的路线离开了,走过通向露台的玻璃移门,下到了木头围栏上。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说不定一段时间之内是不会再有这样子干的感觉了。

  但我想我们还会再见的。

  * 此处原文为rosebud,直译为玫瑰花蕾,显然和菊门是一个意思。
[ 本帖最后由 吾夜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吾夜 金币 +5 红包  
snail928 金币 +5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  

警告︰www.66aiai.com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