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龍戲雙鳳

.
专注高端成人用品,好口碑,正品授权,专卖日本欧美进口成人性用品,夫妻情趣用品,迷情香水,进口印度神油:全国七大仓库,覆盖全国上千大小城市,私密发货,支持货到付款!  客服微信:LX549999,做回真男人。


我一把掀開蓋在丘心潔身上的被子,霎時一個令男人瘋狂的姣好身子暴露在我的眼前,只見眼前耀眼的雪白中,丘心潔那對豐盈堅挺、如溫玉般圓潤柔軟的玉乳彷彿怒放的花朵,在雪白豐滿、如嬌花蓓蕾般的玉乳中心,一對嬌小玲珑、晶瑩可愛的柔嫩乳頭含嬌帶怯、羞羞答答的向我挺立著。我伸出手指輕輕的彈了一下那兩個柔嫩的乳頭,它們馬上搖曳生姿,慢慢的變硬變挺,就像一對鮮豔欲滴、柔媚多姿的花蕊,正羞答答的期待著我這只狂蜂浪蝶來戲蕊,乳頭周圍有著一圈如月芒般的紅暈,那嫣紅玉潤的乳暈正因爲丘心潔如火的欲焰而漸漸化成一片誘人的猩紅。我暗想道:「實在太美了!」我先用拇指和食指輕拈揉捏丘心潔可愛的乳頭,然後伏下身子低頭張嘴含住了一粒乳頭吸吮著,舔弄著,舌尖不時繞著乳珠打轉,丘心潔的乳珠在我的撫弄下漸漸變得更硬了。「啊……」胸口傳來的陣陣電流讓丘心潔忍不住大聲的呻吟起來,幽谷花徑中汩汩的湧出大量黏黏的愛液,她雙手下探,一把抓住我腿間的巨龍,好硬、好粗、好燙啊!丘心潔心里感歎道:「我曾經和室友在寢室里看過A片,即使是歐美那些老外的巨龍也沒有強哥的粗大,作爲東方人的他卻有如此的極品!」丘心潔相當喜愛,便用力的揉搓套弄著我的巨龍,感受從手上傳來的異樣舒服感。此時的丘心潔已經是兩眼迷離,浪叫連連,淫水泉湧,腰肢扭動得像靈蛇一樣,不停的把幽谷花園往我的胯間移過來,兩只纖纖玉手死命的抓住我的巨龍,嘴里大聲的叫道:「強哥,我要、我要,插進來吧!快點插進來吧!」前戲已然做夠,丘心潔完全陷入情欲的漩渦中,我轉過頭朝曾甯淫淫一笑,嚇得正看得出神的曾甯心中一跳,然後我跪坐在床上,雙手掰開丘心潔的雙腿,虎腰一挺,巨龍「噗滋」一聲直直的插進了她狹小的花徑中,正中紅心,一杆到底。那個順暢、那個滑溜,就像我的巨龍和她的花徑生來便是配對的一樣,簡直是爽死了。「啊!」丘心潔感受到花徑深處的花心被一個滾燙粗硬而又柔和的東西頂著,那種舒爽酥麻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大聲的尖叫起來,然後她就開始瘋狂的扭動著屁股,前後聳動,左右搖動,上下擺動,腰肢快要得像風車一樣,似乎要把我的巨龍徹底的吞掉一樣。「啊!」坐在沙發上的曾甯也忍不住驚叫一聲,然後又馬上伸出雙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當曾甯看到我在丘心潔豐滿的乳峰上掃蕩肆虐的時候,她心中的那股欲火突然升高了不少,只覺得全身發熱,胸部脹脹的,乳峰上的兩粒乳頭好像受到冷水刺激一樣慢慢的硬了起來,她忍不住伸出雙手摸上了自己的胸部,曾甯發現這次撫摸胸部的感覺和以前摸胸部的感覺不一樣,這時的胸部好像有股電流一樣,電得自己全身麻麻酥酥的,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就在曾甯自己享受的時候,看到我投來邪邪的一笑,驚得她慌忙的把手放下,又看到丘心潔主動的張開了雙腿,露出黑漆漆的芳草園,芳草園中間的那條肉色小溪此時正汩汩的流出了大量的愛液,在燈光下閃著晶瑩的光澤。就在這個時候我的巨龍對準丘心潔的花徑洞口一下子插了進去,全根沒入到底,丘心潔「啊」的大叫一聲讓曾甯吃了一驚,以爲丘心潔被插痛了,卻沒想到丘心潔居然瘋狂的扭動著腰肢,興奮的狂叫呻吟,聽得曾甯渾身一軟。我用雙手扶住丘心潔的大腿,腰肢挺動間,九淺一深的絕招就使了出來,三兩下便把丘心潔搞得哀呼連連,嬌軀亂顫,雙手情不自禁的撫上自己的雙乳,在那里揉搓,淫蕩得讓人有種一定要努力干她的沖動。我伏下身子,伸出舌頭塞進了丘心潔的小嘴里,抓住她的香舌吸吮起來。「啊……」丘心潔的哼叫聲越來越急,眼神也越來迷離,這時丘心潔突然用她的一雙美腿用盡全力的夾緊我,同時快速扭動她的纖腰,吻我也吻得更密實,我們倆的舌頭幾乎打結在一起。過了良久,直到丘心潔口中差點變成真空,我才吐出她的香舌,松開她的檀口好讓她喘一口氣,然後一路吻下去,吻過她圓潤的下巴,吻著她挺直的玉頸,一路向下,吻過她雪白嫩滑的胸脯,然後再次咬住一粒嬌小玲珑、柔嫩羞赧、早已硬挺的可愛乳頭。「唔……」嬌豔的丘心潔又是一聲春意盎然的嬌啼,敏感的乳頭上傳來異常的刺激,小嘴自然的張開,吐出蕩人魂魄的呻吟。半夢半醒的丘心潔也聽到她自己淫媚婉轉的呻吟,本來就因爲肉欲情焰而绯紅的麗靥更是羞紅一片。我用舌頭纏卷住丘心潔一粒早已硬挺起來的可愛乳頭,舌尖在上面揉卷、輕吮、狂吸,我的另一只手握住丘心潔另一個怒峙傲聳、顫巍巍的玉乳,兩根手指輕輕夾住上面那粒同樣充血勃起、嫣紅可愛的嬌小乳頭,一陣輕搓揉捏,同時下面的巨龍毫不憐惜的繼續揮戈猛進,大肆砍伐。曾甯看著眼前這幅活色生香的春宮圖,臉紅心跳,身熱心癢,黑色的胸罩不知道何時已經脫掉了,兩只纖纖玉手正瘋狂的揉搓著自己的玉乳,兩腿間熱呼呼的流出了大量的淫水,弄濕黑色的蕾絲內褲,甚至流到大腿和屁股上,把裙子也弄濕了,可不是一般的多水,那是相當多啊!曾甯只覺得下面好癢,好像有一群螞蟻在體內爬來爬去,每一次淫水流出她就忍不住挺動一下屁股。她覺得下面好空虛、好空虛,急切需要一個東西來填滿充實,她的小手忍不住向下滑了,輕輕的拉開了裙子上的拉鍊,把小手覆蓋住芳草園,用力的揉搓起來。我輕舔丘心潔那櫻桃般的乳頭,巨龍緊抵著丘心潔桃源深處的花心旋轉磨擦,一陣酥麻的感覺從下體直湧上丘心潔的大腦,她扭動著她那香嫩光滑、曲線玲珑的性感胴體,收縮、蠕動著花徑內幽深的陰壁,一波波的愉悅浪潮逐漸將丘心潔推上肉欲快感的顛峰,她覺得舒服快活得無以複加,愛液從桃源里如泉水一湧而出。我覺得是時候了,於是改變策略,「啊」的低吼一聲,我全力抽出巨龍,隨之帶出一大股愛液,從巨龍身上往下滴落。然後我挺動屁股,巨龍重重的插進了丘心潔的桃源洞中,緊接著就是用力的狂抽猛插,每一下都是力若萬鈞,每一下都是直抵花心,巨大的沖擊把丘心潔干得呻吟連連,浪叫不已,雙腿直抖,嬌軀亂顫,快感如同一波波巨浪瘋狂的沖擊著她的身體,她已經完全沈醉在性愛的快樂之中了。丘心潔開始在我身下什麽都不管的狂亂嬌啼狂喘,鮮紅柔美、氣息香甜的小嘴急促的呼吸著,花徑一陣陣的強力收縮,用力吸吮著我的巨龍,嬌美的呻吟聲直沖屋頂:「哦……好……我……唔……唔……好舒服……好脹……啊……喔……喔……」處於絕頂銷魂的丘心潔,在無與倫比的快感下,幾乎完全失去理智。我火熱堅硬的巨龍在丘心潔的蜜穴里進進出出,滾滾熱氣自她的下身不斷傳來,擴及全身,在丘心潔雪白耀眼的美豔胴體上抹了層層紅霞,粉紅、粉紅的,相當好看。丘心潔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顫動,胸前高挺堅實的乳房如波濤般起伏躍動,幻化出了層層柔美洶湧的乳波。她身上滲出的香汗點點如雨、下體湧出的愛液撩人心魂、口鼻中如泣如訴的嬌吟叫床聲,這一切都混合成加速我們情欲狂潮的催化劑。「啊……啊……喔……我……」這時丘心潔口中根本不知道在說什麽,只聽到含含糊糊的鼻音。她突然加速扭動她的纖腰,將她濕透的花徑洞口急速的挺了十來下後,就緊緊的頂住我的巨龍不動,口中叫著:「喔……不要動、不要動,就這樣……就這樣,我全身都麻了……我要來了、我要來了……」丘心潔纏在我腰間的美腿像抽筋般不停的抖動著,這時我的龍頭與她的花心緊緊的抵在一起,感覺里面柔軟的肉壁不斷揉動著我的龍頭龍嘴,突然她的花徑一陣緊密的收縮,嬌軀變得僵硬起來,一股又濃又燙的陰精由她的花心深處噴出,澆在我的龍頭上。丘心潔終於達到了性愛的極致,攀上了激情的最高峰。「好美,強哥,和你做愛好美。去吧!去好好的愛撫小甯吧!」丘心潔在我的身下呓語道。「嗯!那妳好好的休息一下。」我吻了吻丘心潔,起身抽出巨龍,「噗滋」一聲,一大股愛液隨之湧了出來。「啊?小甯也變得騷起來了。」丘心潔突然輕呼道。我轉頭一看,只見曾甯的裙子掉落在地上,此時正一手撫摸著飽滿的玉乳,一手伸進內褲里面,在那里撫摸揉搓著,頭微微仰起,兩眼已經閉了起來,臉上盡是陶醉的神情。「快去,讓小甯也早點嘗嘗性愛的樂趣。」丘心潔推了我一把說道。「嗯!」我輕輕的應了一句,說道:「小甯妳怎麽可以自己來,讓我來幫妳滅火吧!嘿嘿……」「啊?」曾甯睜開眼睛,看到我和丘心潔都在壞壞的看著她,不禁驚叫一聲,立刻從內褲里抽出了小手,規規矩矩的放在兩側,心中的欲火突然快要滅了,心中羞愧無比,好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面對大人一樣。「現在輪到妳了,讓我來愛撫妳吧!」我輕輕的說道,然後跳下床,一把抱起曾甯的身子往床上放去。「強哥,我、我……」曾甯羞紅著臉,把頭埋在碩大豐滿的玉乳間,嗫嚅著。「小甯,想說什麽就說。」我輕輕的吻了吻她紅潤富有光澤的小嘴說道。「我想先去洗澡,剛才出了一身大汗,我、我也要把最干淨的身子給你。」曾甯害羞的說道。「那好,妳去吧!」我輕聲道。曾甯從床上爬起來朝浴室走去,不一會兒就聽到「嘩啦啦」的流水聲。「心潔,妳剛才怎麽這麽快就了?昨晚妳都要一個小時以上才的,剛才我們最多才做了四十分鍾。」我坐在床邊詢問道。「我也不知道,但是從一開始我就特別的興奮,也許是小甯在旁邊的緣故吧!」丘心潔躺在床上,還沒有恢複過來,聲音軟軟的。「應該是了,我今晚也特別的興奮,一想到3P我就特別來勁。」我興奮的說道。「壞蛋,你也去洗洗身子吧!剛才你也出了一身大汗。」丘心潔溫柔的說道。「嗯!聽老婆的。」我說完就起身走向浴室。「啊!強哥你怎麽進來了,我還沒有洗完呢!」曾甯見到我進來,本能的將她那神祕的幽谷地帶捂住,而後才將雙手慢慢的拿開,繼續洗了起來。「我剛才也出了汗,來沖一沖,來吧!讓我幫妳洗,妳也幫我洗吧!」我說著走了過去,站在浴缸里,很認真的幫曾甯洗了起來,剛開始她還很拘謹,慢慢的就放開了,也幫我洗了起來。我們洗好之後,將身上的水擦干,我把曾甯抱起來走出浴室,放到床上,在粉紅的燈光下仔細的打量著她。一絲不挂的曾甯身材凹凸有致,曲線相當美,肌膚像水晶般雪白剔透,充滿欲望的眼神中帶著一絲的驚慌,還有那種期待,微翹的小巧瓊鼻和微張而吐著香氣的小嘴脣鑲嵌在绯紅的嬌嫩臉蛋上,倒鍾形的堅挺玉乳、白嫩圓滑的翹臀肥厚得讓人有些驚奇,光滑細嫩的美腿,還有兩腿間令男人發狂的未被發掘的地帶此時正被一層薄薄的黑色芳草遮蓋住,隱約可以看到那條粉紅色的小溪,這真是一個難得的尤物啊!曾甯是我人生中的第五個處女,第一個是我國中的同學孫雯,第二個是現在已經跟人跑了的姚菲菲,劉瓊是第三個,丘心潔是第四個,曾甯將是我的第五個處女。其實我並沒有處女情節,只不過男人對於處女都是很狂熱的,我也不例外,總覺得能和處女做愛,第一個占有她,成爲她的第一個男人有一種成就感。我知道第一次對於女人而言很重要,所以我沒有馬上就撲上去,而是伏下身子和她擁抱在一起,繼而大嘴一張,覆蓋住她的小嘴,給她深情的一吻,然後慢慢的伸出舌頭挑逗著她,和她的小舌互相追逐著、糾纏著,彼此的津液在我們的口腔中互相交換著。直到曾甯快喘不過氣來,我才轉移陣地親吻她的臉頰,用舌頭舔弄著她的耳垂,當然兩只手也沒有閑著,在她高挺豐聳的玉乳上盡情的撫摸搓弄著。曾甯感覺我的雙手襲上她的傲人雙峰,玉靥頓時又是一片羞紅,她在緊緊閉著那雙媚眼的同時,胸部卻主動的微微往上挺,彷彿要讓我完全埋首在她美麗的乳波里。「強哥……啊……不……」面對我老辣的調情手法,曾甯的眼睛逐漸迷蒙起來,她想掙脫卻不想拒絕,一時之間很矛盾。曾甯感覺到身上好像有股火焰到處亂竄似的,很快的就熱了起來,在我的魔手下,忍不住輕聲的呻吟起來,嬌軀也開始輕輕的扭動著,想要籍此來減輕什麽,可是這樣卻給了我更多的刺激。我來回揉撫著曾甯粉紅色的乳峰尖端,聽著她那有意壓抑的呻吟聲,我覺得美妙極了。隨著愛撫的升級,太多難以表述的感覺湧進曾甯小小的身子里,前所未有的刺激體驗讓她幾乎無法承受,比剛才她自己撫摸要舒服多了。曾甯那飽滿而又柔軟的一對可愛玉乳已經驕傲的、顫巍巍的完全彈挺而起,倒鍾型的椒乳是恰到好處的那種豐滿堅挺,粉嫩的乳頭傲然挺立在高聳的乳房上,粉紅色的乳暈微微隆起,而乳頭則因爲動情充血而呈現鮮紅色。我的舌頭滑過曾甯的臉頰,滑過圓潤的下巴,滑過雪白的粉頸,一路向下來到她那雪白的胸脯上,四處搜索掃蕩著,終於找到一座高聳入雲的雪峰了。我的舌頭沿著峰壁向上努力的攀登著,經過千辛萬苦才終於到達了峰頂,立即發現了那顆鮮紅欲滴的乳頭,舌頭迅速的移動著,一卷就把小紅豆卷在嘴里,輕輕的吸吮著、卷舔著、咂含著、品嘗著。曾甯只覺全身上下在我的操弄下沒有一處不是舒服透頂,她大口的喘著粗氣,軟軟的被我壓在身下,身子不由自主的扭動著,任憑我自由的在她身上縱橫馳騁。曾甯身體的扭動使我們的下體相互磨擦,帶來陣陣快感,曾甯感覺自己的花園被一根粗長巨大的鐵棒緊緊頂著,又熱又燙,彷彿電擊一般,絲絲熱量從那根鐵棒傳到自己的花瓣內,大量的蜜汁像洪流一樣不斷從花徑中湧現,打濕了她的芳草,也打濕了我的。隨著大量蜜汁的流失,曾甯突然感到下體空虛,花徑深處空洞洞的,心中迫切的想要有一個東西塞進去,去充實補充。我感覺到巨龍被曾甯的蜜汁打濕了,於是我的手從她的玉乳上移開,慢慢的向下伸去,越過平坦的小腹,來到芳草萋萋的幽谷花園,伸出中指在那已經濕潤的花瓣中摩擦起來…
我感受到花瓣上方的那顆小花蕾正慢慢的綻放,漸漸的露出里面那粉紅鮮嫩的小紅豆,於是我把中指縮了回來,和食指一起輕輕的捏住它,揉弄著。「啊……哦……」那顆小紅豆可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沒有一個女人能承受得住不大聲叫喊的,曾甯放開喉嚨尖聲的浪叫起來,終於抛開了羞澀,大聲宣告她此刻的享受了。「強哥,我要、我要……我要你插進來,我下面好癢……」曾甯含糊的呻吟道。我可是箇中老手了,當然不能馬上給曾甯,要讓她受到地獄般的煎熬才能出手,這樣才能讓她的第一次留下深刻的印象,才能讓她破瓜時減輕痛苦,才會讓她從極苦中嘗到極樂的感覺。我淫淫一笑,埋頭繼續挑逗,靈舌舔玉乳,雙指捏紅豆,幾下功夫就把曾甯搞得像癫狂了一樣,雙手死命的握住我的巨龍,往她的花徑洞口拉,整個人完全沈浸在肉體的愉悅中。「啊……我要,強哥,求你……給我吧!我要……我要!」曾甯的哀求越來越低,然而浪叫喘息聲卻是越來越大,尤其是花徑中的蜜汁更是如噴泉一樣,往外狂噴。「好了,我馬上就給妳。」我看到時機成熟,不再挑逗,開始了在她身下的第一次征程。此時曾甯的雙腿早已自動張得大大的,露出濕潤的花瓣和那一個狹窄的洞口,蜜汁正從那個洞口大量的往外流著。我半跪著,用一只手扶著堅硬粗挺的巨龍先在她的洞口摩擦著,讓龍頭充分的吸收了她的蜜汁,變得晶瑩潤滑。在巨龍的摩擦下,她的洞口彷彿感覺到了什麽,又稍微的張了張,比剛才的洞口又大了一點兒。「強哥,快……快插進來,我……我受不了……」曾甯見我久久在洞口徘徊卻不插進去,忍不住大聲的哀求起來。「我來了!」我低吼一聲,虎腰一挺,巨龍迅速的從曾甯微張的洞口頂了進去,「噗滋!」隨著一聲好像裂帛般的輕微聲音,巨龍一下子就插到她的花徑深處。「啊!」曾甯拼命的大叫一聲,下體好像被撕裂了一樣,前所未有的疼痛讓她嘶聲裂肺的哭喊起來,兩條美腿一下子縮了回來緊緊的勾住我的腰部。曾甯渾身僵硬,柳眉微皺,貝齒輕咬,一動也不敢動,鮮豔的處子象征順著兩人緊密結合的部位滴落在雪白的床單上,形成了一朵朵美麗的小紅花,兩滴晶瑩的淚水同時從曾甯的眼眶中奪眶而出,是痛苦,也是幸福,也許是一種告別吧!我知道自己這一頂的力量,不禁疼惜的看著身下正承受著劇痛的曾甯,我伏下身子輕輕的吻住她的櫻桃小嘴,藉此來減輕她的痛苦,轉移她的注意力。曾甯因爲強烈的痛處而僵硬的肌肉在我的撫愛下很快就恢複了柔軟,粉臉上的痛苦之色也慢慢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醉人的嫣紅,兩只美腿也緩緩的放了下來,嬌軀開始扭動起來。我試著輕輕的抽動了幾下,身下的曾甯立即發出了似痛苦又似愉悅的呻吟,雙手環抱著我的虎腰,輕輕的扭動著。我心中既奇怪又喜悅,奇怪的是曾甯這麽快就減輕了痛苦,這可是我第一次如此粗暴的給處女開苞啊!喜悅的是終於大功告成了,我離開曾甯的小嘴,直起身子,把她的雙腿曲起來,扶住她的雙腿,慢慢的抽動著。我感覺身下的曾甯肌膚有如凝脂,柔嫩而富於彈性,兩腿之間幽谷地帶的芳草柔軟而茂盛,縫隙間隱隱透著紅光,粉紅色的嫩穴若有若無的吸吐張阖,原本由於劇痛而暫時消失的蜜汁此時又從里面連連湧出,不但將巨龍全根潤滑,更是弄濕了我們下體的毛發。我發現激烈的交媾使曾甯的身體變得更爲誘人嬌豔,陷入情欲漩渦的曾甯拼命扭動著她嬌美雪白的蜜臀迎接著我巨龍反覆的蹂躏、洗禮。我慢慢俯下臉去,曾甯鼻腔里粗重的喘息聲在耳邊清晰可聞,我愛憐的含住她如花瓣般的香脣,用力的吮吸著,香甜的津液不斷透過她嬌豔的雙脣「滋滋」的流進了我的嘴內,她的丁香美舌被我靈巧的舌尖緊緊纏繞著,在她的嘴里不停的翻騰。「嗚嗚……嗯嗯……啊啊……哦哦……」,夾雜著滿足和快樂的呻吟聲不斷從曾甯的喉間傳出,她抱住我的腰的雙手不由得加大了力度,同時主動輕輕的挺動她的下體來迎合我的抽插,雖然因爲羞澀,曾甯的動作還顯得有些遲疑和生疏,可是她主動的反應卻更強烈的激起了我亢奮的情緒。我興奮的開始加速挺動巨龍,把曾甯的蜜汁一股又一股的從她的花徑深處帶了出來,真沒想到她的蜜汁如此之多,是我所有女人當中最多的一個,弄得我們倆下半身都濕淋淋的。不斷從曾甯的花徑深處分泌出來的蜜汁更增加了花徑的潤滑度,也更方便我粗大的巨龍瘋狂蹂躏她的嫩穴,同時讓我知道她爲何能那麽快就從痛苦中恢複過來的原因,想來應該是她花徑中超大量的蜜汁的緣故吧!在我火熱粗大的巨龍反覆的蹂躏下,曾甯感覺自己獲得了越來越多的快感,她赤裸的身體情難自禁的在我身下蠕動著,嬌喘呻吟浪叫著,一雙嬌滑秀美的玉腿時而輕舉,時而平放,時而盤在我的腰後,渾圓飽滿的雙臀隨著巨龍的每一下插入抽出而緊夾或輕擡。曾甯感覺自己的下身越來越濕潤,我的抽插也越來越狂野,巨龍野蠻的分開她那嬌嫩無比的花瓣,渾圓滾燙的龍頭粗暴的擠進她嬌小緊窄的花徑洞口,深深刺入花徑的最深處,刺入了她那含羞綻放的嬌嫩花心,龍頭頂端的龍嘴剛好抵在上面,一陣令她魂飛魄散的揉動之後,她禁不住從那里傳來的強烈刺激,不由得又是一陣急促的嬌啼狂喘。曾甯的頭部拼命往後仰,嬌豔的臉龐布滿了興奮的紅潮,此時她在我身下媚眼如絲,鼻息急促,口中嬌喘連連的說道:「唔……輕一點……啊……哦……你插得……太深……喔喔……啊……強哥,你太強了……嗚嗚……輕些嘛……」處於極樂中的曾甯聲音又甜又膩,嬌滴滴的在我耳邊不停回響,只聽得我那顆狂跳的心髒幾乎要從胸腔里蹦出來了。這時蜷身躺在一旁的丘心潔動了一下,雖然只是輕輕的蠕動了一下,可是落在我的眼里,我立刻知道了她此時的狀態,我把手伸到她的腳上,輕輕的捏了捏,觸手的滑膩細嫩讓人心神蕩漾。被碰到的丘心潔嬌軀一震,但是她並沒有把身子挪開,反而是舒展開身體移動起來,配合著我的手指,讓我的手指能恰好伸到她的幽谷花園,很顯然丘心潔已經醒了過來,正從剛才的休息狀態中恢複了蓬勃的性欲。我心中大喜,一邊狂挺腰部,大肆征伐身下的曾甯,一邊探手在丘心潔的美腿間撫摸,到最後就直接把魔爪伸到她的花園中撫摸起來,在她的花瓣中摸來揉去的,現在才是真正的「燕雙飛」,才是真正的一龍戲二鳳,雙管其下,我忙得不亦樂乎。很快的丘心潔的鼻息就開始粗重起來,她輕輕的呻吟著,到最後干脆掀開被子,轉過頭看著我的巨龍在曾甯的花徑洞口進進出出,兩眼漸漸迷離,可以看見里面燃燒著的熊熊火焰,此時她的玉體已經恢複成雪白色的,胸前飽滿的玉乳顫巍巍的搖曳生姿,看得我口水直流。「小甯,我讓妳坐在上面來做。」我說完一把抱起曾甯,我躺了下去,讓曾甯坐在我上面運動,而我則把頭埋在丘心潔的幽谷花園處,伸手撐開她的雙腿,鼻子一吸,一股腥臊的氣息頓時撲鼻而來,這讓我備感興奮,不由得伸出靈巧的舌頭貪婪的舔上她那條滑溜溜的肉縫。「啊!」丘心潔身子巨顫,嬌軀亂抖,愛液「嘩嘩」的洶湧而出,流得我滿頭滿臉皆是。「啊……哦!」坐在我上面的曾甯身子扭得像麻花一樣,瘋狂的挺動著,一點兒都不怕把身子扭斷,她簡直爽歪了。我一邊溫柔的舔著丘心潔的小紅豆,滑過她的肉縫,把舌頭卷起塞進她的桃源洞口,在里面舔著,一邊不時的挺動幾下屁股,配合曾甯的動作,做到一心二用,兩邊兼顧。「強哥,我累了。」曾甯終於忍不住的說道。「那妳下來吧!趴在床上,我要從後面來。」我移開嘴巴說道。曾甯四肢著床,我爬起身子跪在她那肥大翹挺的屁股後面,雙手撫摸上翹臀,巨龍一挺,自動的尋到了她的花徑洞口,「吱溜」一聲全根沒入,然後就瘋狂的抽插起來,次次到底,擊擊必中。「啊唔……嗯……唔…….喔唔……嗯嗯……」隨著一聲聲銷魂嬌啼,曾甯的花心深處突然再次緊緊箍夾住我滾燙碩大的渾圓龍頭,她的芳心一片暈眩,思維一陣空白,從花心深處噴射出大量的蜜汁,第三次爬上了男歡女愛的極樂巅峰。「心潔妳過來。」我輕輕的呼喊道。丘心潔慢慢的走到我身邊,也跪著,兩眼迷離,臉色潮紅,小嘴微張,等待我的寵幸,我伸出舌頭塞進她的小嘴里和她的丁香小舌糾纏著、攪動著。真是想不到平時的曾甯看起來是那麽恬淡素雅、嬌羞不已,一旦做起愛來卻有無窮的韌性,熱情如火,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第一次做愛就連續了好幾次,而且還能繼續作戰,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小甯啊!妳真是上天賜予我的寶貝啊!」我心里感歎道,不由得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幾乎看不清巨龍的身子,只看到一團影子在曾甯的花徑深洞中進進出出,迅疾無比。曾甯心中的感覺用什麽語言都形容不出來,她已經三次了,幾乎到了強弩之末,但是瞬間那種快感讓她忘記了勞累,她只想索取、索取再索取,她需要更多的,她需要更多銷魂的快感,所以她強撐著疲累的身體,任由我在她的體內橫沖直撞,任意馳騁。「啊……我、我……喔……不行了……」又是半個小時過後,曾甯開始大聲的尖叫道,全身柔若無骨、纖細嬌軟的冰肌玉骨更是開始一陣陣情難自禁的痙攣抽搐,下身花徑兩邊的黏膜嫩肉死死纏繞在我那深深插入的粗大巨龍上,一陣陣強烈的蠕動,不能自制的收縮緊夾。曾甯的反應刺激得我展開更加狂野的沖刺,我奮力抽插著。曾甯的花徑一陣陣痙攣收縮,龍頭隨著猛烈插入的慣性沖入她那緊小的花徑,緊緊的頂在她的花心深處。她那羞紅如火的麗靥開始變得蒼白如雪,誘人小嘴發出一聲聲令人血脈贲張、如癡如醉的婉轉嬌啼。我也感受到與曾甯相同的強烈刺激,不禁緊緊抱住她撩人的雪白豐臀,大力的抽插著。她緊密的花徑像小嘴一樣吸咬住我的巨龍,如此的緊密,使我每次挺動巨龍抽插她緊密濕滑的花徑時,都會帶動她的下半身隨著我的腰杆上下前後擺動。「啊……啊……」曾甯又再次瘋狂的尖叫起來,緊咬銀牙,柳眉輕鎖,渾身僵硬起來,屁股緊緊的收縮著,花徑蠕動著一圈一圈的緊緊鎖住我的巨龍,然後從花心深處噴出一股又一股的濃精,火熱的洪流燙得我的巨龍差點繳械。兩滴晶瑩的珠淚再次從曾甯緊閉的媚眸中奪眶而出,這是一種喜悅和滿足的淚水,是一個女人達到了男女交歡的極樂之巅而留下的甜美淚水。經過這幾度香豔刺激又銷魂蝕骨的後,曾甯有如盛放的鮮花般癱軟在我的身下,她半瞇著一雙媚眼,如絲緞般粉嫩嬌滑的雪白胴體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香汗,圓潤的雙肩和平滑的小腹都在輕微的顫抖,胴體內散發出陣陣催情的幽香,櫻桃小嘴急遽的一張一阖,的激情讓她幾乎快要窒息了。「小騷蹄,現在輪到妳了。」我移開嘴脣說道,一把抱住丘心潔就將她放倒在床上,抱起她的雙腿,用「老樹纏藤」的姿勢將巨龍深深的插入她的花徑,「噗滋」一聲,準確入洞,在新開辟的戰場上體現著我的無比勇猛。「啊!」丘心潔呻吟一聲,充實的感覺讓她舒服死了,雖然才剛剛經受過一次洗禮,可是曾甯和我激情火熱的交合重新激起了她內心的渴求,她還想再得到我的洗禮,那種欲仙欲死的滋味她一輩子都忘不了,只想天天品嘗。「心潔,我要加速了!」我淫淫一笑的說道,隨及瘋狂的挺動起來,粗壯的巨龍開始在丘心潔的花徑中進進出出,她的花徑早已熟悉了我的巨龍,所以非常的順暢、滑溜。我不禁心想造物主真是神奇,讓男女擁有如此美妙的做愛工具,真是不斷,一波一波的沖來,感謝上天給了我這兩個絕世美女,讓我享受到前所未有的「性」福。「啊……啊……」丘心潔的呻吟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密集,就像發情的母狗一樣搖擺著自己的身體,將我的巨龍吞沒又吞沒,一對豐滿的豪乳在我的眼前不停的搖晃著,那個姿勢簡直淫蕩到了極點。感官視覺的雙重刺激讓我興奮得快要瘋掉了,我越插越興奮,越插越瘋狂,幾乎次次到底,擊擊必中,每一次都是全根拔出,然後再狠狠的全根插入。「哦!啊……」我也開始忍不住呻吟喘息起來,兩個緊緊結合在一起的人抵死纏綿。丘心潔的嬌軀再次顫抖起來,渾身痙攣抽搐,她感覺到花心深處在極度的痙攣中射出一股溫熱的狂流,噴灑在我粗大的巨龍身上,全身如沐甘露,舒暢甜美至極。滾燙的陰精澆在我的巨龍身上,我的身體也開始抖動起來,屁股不由自主的緊夾,但是我不能射進丘心潔的花心里,我要把生命的精華獻給第一次做愛的曾甯,要不然我給她的第一次的愛就是不完整的,我不想讓曾甯以後留下遺憾。我突然把巨龍抽了出來,伏在曾甯的身上,猛然把巨龍插進了她那還沒有完全恢複過來的花徑深處。「啊!」我低吼一聲,巨龍在曾甯的體內劇烈的顫抖起來,一股又一股滾燙的陽精噴灑在她的花心深處,燙得她的花徑內壁一陣酥麻,並將痙攣傳遞給她的花心,花心深處肉壁的一陣極度抽搐、收縮顫動迅速傳遍她的全身。「唔!」還沒有弄清楚是怎麽一回事的曾甯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聲,吃驚的看著我,只覺全身舒泰,無比的清爽。我終於倒下了,躺在床上,左邊擁著曾甯,右邊抱著丘心潔,閉目靜靜享受著激情後的余韻,任由快感的余波帶著我們在空氣里飄蕩。過了良久,丘心潔睜開眼睛,用手指撫摸著我結實的胸膛,柔聲道:「強哥,你真強,把我搞得太舒服了。」「喜歡嗎?」我溫柔的問道。「喜歡!」丘心潔甜甜的回答道。「小甯,妳呢?」我轉頭對曾甯問道。「我也好喜歡。」曾甯連忙回答道。「不怕我的巨大弄疼妳了嗎?」我心疼的問道。「不怕了,我喜歡你大大的……」曾甯把頭埋在我的胸口說道,依然是嬌羞可人。「強哥,我不是叫你溫柔的對待小甯嗎?怎麽你剛才插她的時候那麽粗暴啊?」丘心潔想起了我給曾甯開苞的一幕,還是有點心有余悸。「我是故意這樣的……」我微笑道。「啊?你故意的?」丘心潔和曾甯同時驚叫道,四只手隨即伸到我身上,又捏又掐的。「啊……」這個時候輪到我尖叫起來了,「聽我細說、聽我細說。」我連忙求饒道,心想這兩個小妮子,我話都還沒說完就痛下殺手,簡直是在謀殺親夫嘛!「那你說,爲什麽要這樣做?」丘心潔完全就是開堂審問的口氣,哪里還有剛才的嬌柔?「小甯不是有個怕疼的心病嗎?我剛才故意粗暴的給她開苞就是想消除她的心病,讓她在嘗到極大的痛苦之後再給她極大的快感,這樣她怕疼的心病應該會治好的。」我委屈的耐心解釋道。「哦!原來這樣啊!那我們就原諒你了。」兩個美女這才放下心來。「可是我身上好痛耶……」我低聲道。「誰教你說話不清不楚的。」兩個美女又搶著說道。我心想明明是她們不等我把話說完,現在卻這樣歸罪於我,天哪!這是什麽世道啊?秀才遇到女人,同樣也是有理說不清啊!「兩位老婆,妳們講講道理好不好……」我不禁苦笑道。「我們就是不講道理,你還說,是不是又想找打啊?」兩個美女臉上笑意盎然,魔爪又高高的舉了起來。「好、好、好,我錯了、我錯了。」我連忙雙手合十,高高舉起作揖。「這還差不多。」美女們說著把手放了下來。「哼!妳們敢欺負老公!」這可是我報複的大好時機啊!我說完兩手一伸,分別往她們的胳肢窩搔去,不斷的搔她們的癢。女人嘛!最怕的就是這招了。「哈哈……呵呵……」兩個美女嘴上大笑著,各自閃躲著,根本無力反擊。「強哥……咯咯……饒了我們吧!呵呵……我……我們不敢了……咯咯……」兩女連忙討饒。「是不是真的,下次還敢欺負我嗎?哼!」我雙手不停,哈哈大笑道。「真的,咯咯……我們不……咯咯……敢了。」兩女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斷斷續續的哀求道。我們玩了一陣子才停下來,我開口說道:「兩位老婆,我明天就要走了。」「老公,怎麽這麽快就走啊?留下來多陪我們幾天啊!」兩女聽到我明天就要走了,臉上都有點不舍,更多的是傷感。「我也想留下來多陪妳們,可是我後天就要開始上班了。」我也舍不得這兩個美少女,能得到她們的身體和心我真的很開心。「嗚嗚嗚……小甯想要老公陪,想和老公做愛。」曾甯突然哭了起來,抛開了害羞,大膽的向我表露心迹了。「別哭、別哭,我也喜歡和小甯做愛,喜歡和心潔做愛,可是我真的沒時間了,等我有時間就會來看妳們。」我輕輕的摟過兩女,輕拍著曾甯的玉背安慰道。「小甯,別哭了,老公要上班,我們沒事可以經常去嘉市看望老公啊!老公在那邊還有一個老婆呢!我們去的時候可以認識、認識啊!」丘心潔心里也是很不舍,可是她比較堅強,於是勸道。「是嗎?老公,你在那邊還有一個女朋友?她漂亮嗎?是不是比我們漂亮?」曾甯一聽到我還有一個女人,馬上擡起頭,停止了哭泣,梨花帶雨的對我問道。我點頭道:「嗯!她叫劉瓊,還在嘉大讀書,和妳們一樣漂亮,都是我的好老婆。」說實話,她們三個真的是各有各的特點,春蘭秋菊,各有千秋,不分軒轾。「心潔姐,那我們國慶假期的時候就去嘉市找老公。」曾甯現在已經開始計畫以後了。「嗯!老公,你明天什麽時候走?」丘心潔略微點了點頭,然後對我問道。「我準備明天中午走,一點鍾剛好有趟去嘉市的豪華巴士。」我說道。「老公,你明天走了,我就不能和你做愛了,你現在得補償我。」曾甯挽著我的手臂搖晃道。我心想小妮子食髓知味了,於是呵呵一笑道:「好啊!心潔妳呢?」「我也要!」丘心潔也點頭笑道。「妳們就不怕把我榨干啊?小騷貨。」我取笑道。「老公這麽厲害,應該不會的。」丘心潔嬌媚的說道。「這麽懂老公啊?哪個先來啊?還是兩個一起上?」我充滿豪氣的大笑道,一副睥睨天下的樣子,心想床上高手,舍我其誰?「我們一起上!」兩女相視一笑後,異口同聲的說道。於是烽煙滾滾,戰火再次燃起,春宮如畫,一時多少激情。

警告︰www.66aiai.com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