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幻天魔皇-13A 作者:元陽九鳳

.
专注高端成人用品,好口碑,正品授权,专卖日本欧美进口成人性用品,夫妻情趣用品,迷情香水,进口印度神油:全国七大仓库,覆盖全国上千大小城市,私密发货,支持货到付款!  客服微信:LX549999,做回真男人。


我好迷信的,所以沒有十四篇,用十三A取代,大家要知道啊!
最後幾篇了,大家多點回帖支持,待我有更多精神完成這篇性交。好了,不講其他了,全速開動。開波!


淫幻天魔皇13A            作者:元陽九鳳


當多桑內國的元帥廖碧兒收到停戰投降的命令,都不敢置信,但國書上不單有灼烈女皇張百芝親筆簽署的印鑑,還加簽了神族魔法師朱欣專用圖章,只好約束軍隊,向我們的三國聯軍開城出降。
就在多桑內國的皇宮內等候我的眾女奴到來,我當然盡情吸納此處美女的處子真陰,一方面是補充我收服灼烈女皇張百芝及神族魔法師朱欣的消耗,另一方面是增加我的魔能,以備下次對付最後一個叛離的領主,藍撒國的柔流女皇梁泳淇及魔法最強、人最豔美的聖族魔法師鍾坐紅。
廖碧兒將軍務交給副手周聞錡和周勵淇兩姊妹,自己只帶十多個親衛,連夜趕回皇宮,看灼烈女皇張百芝出了什麼事情,會有這麼大的轉變;沒有經過通傳,她就孤身一人推開張百芝寢宮的大門,裡頭淫穢的情形,令她呆若木雞的定住了!
三個侍奉女皇的少女,全身赤裸裸的昏倒,身體剛成熟腴漲的奶子上,滿佈有咬嚙過我紅痕;她們的兩腿盡開、露出血汙一片狼藉的白嫩小穴,俏臉卻顯示出曾享受過無比歡愉快樂的神情;最令廖碧兒震撼的是-尊貴女皇張百芝及聖潔的聖族魔法,跪在一個陌生男人的腳前,捧住帶血汙的巨棒、已消失了五十多年的男子性器,柔情吮吸、舐掃。
那更妖異的是在床上一處,女皇張百芝的女兒楊秀惠,滿面歡暢的神色中,全身赤裸地兩腿掰開,輕扭動幼嫩的小纖腰,露出被刮光陰毛的小嫩穴;她滲出血絲的陰唇及陰蒂兒正奇異地顫震著!像被某一種物件拖出壓入,將小嫩窟內的淫水帶出來,………
「噢!…好…舒服…啊!……喔!…噢…噢……噢…啊……」
原來我正用「魔體千重」的分身蹂躪張百芝奉獻的女兒,楊秀惠只是十六歲多,剛代表她母親從藍撒國出使回來,就連同三個侍奉的少女被帶到寢宮,讓我享用開苞及吸取她們的處子真陰;我的分身肏了半個多小時,三個侍女已快樂得昏醉了,早已迷迷糊糊的洩出處子真陰,楊秀惠也被分身粗糙的大雞巴肏得陰精欲瀉,由於廖碧兒看不到「魔體千重」的分身,故只見到楊秀惠陰戶顫震著的妖異景象。
廖碧兒冷豔的臉上出現了一絲咋舌的表情,她身上紅色的戰甲從雙肩向下劃出兩道弧線,巧妙的遮掩了她傲人的身段,卻將頸部以下胸部充滿活力的小麥色的肌膚顯露在外,也露出了深深的乳溝;她天生美麗殷紅的嘴唇,溫雅賢淑的文雅氣質,是藍撒國的數一數二的大美人;只是她天生冷感,不喜歡肉體感性,故沒有享受過調教師撫慰,再加上她平時冰冷的表情,如天仙般聖潔,使人不敢對其存有輕薄之心,
她正要喝罵間,驚覺手腳已被如肉蟒的觸手所緊纏著,無法拔出劍來應付自己的危機;這些觸手正是由我身體長出來,她被拖帶到我身前,張百芝才知道廖碧兒回來了,這淫賤的女皇櫻唇含住我鋼硬的大龜頭,含糊地媚聲說:「大元帥回來了!正好求主人賞賜那極美的快樂給妳,一定令妳歡愉欲死的。」
廖碧兒鵝蛋圓的小臉浮現驚嚇的神情,嬌紅亮麗的櫻桃小嘴震抖地問:「女皇陛下,怎會這樣的?……這妖魔…是什麼人?…………」
玉體全裸的神族魔法師朱欣,在我身後探首出來,她正享受我其中一條如大雞巴的觸手肏搗浪穴,嬌喘噓噓地說:「主人陛下不是什麼妖魔,…而是令我們享盡人生最快樂的聖君,現在重歸聖玆亞大陸,令孤陰的大地再有壯陽。」
我帶著一絲笑容,鐵手在廖碧兒戰甲的領口一抓,片刻後這女劍士嬌軀已不著寸縷了,具有曼妙動人吸引力的、凹凸起伏的曲線,她依然保持白皙的肌膚、和兩腿之間緊閉著的粉紅色裂縫、以及裂縫上方修剪得相當整齊的淡棕色三角森林,修長玲瓏的身材,胴體富有青春氣息,又像顆熟透水蜜桃,肌膚白膩而耀眼,足以挑起任何男人之性慾,當然也令我想大快朵頤。
廖碧兒腴美的裸身每一寸都充滿肉慾的誘惑,雖然手腳已被觸手所緊纏著,兩個圓碩彈漲的豪乳仍晃動著,令我油然興起想把那巨乳握到掌中恣意搓揉的慾望,她一雙白嫩的美腿在我目光下不安地扭動著;終於我發動進攻,放肆的舌頭粗暴地鑽進女劍士的小嘴?,饑渴地吸著濕滑的小舌,吸吮著口腔?柔軟、香甜、如蜂蜜般唾液,強硬的攪拌著她的香舌,無畏她的抗拒與閃避,將一口淫幻天精流入她喉中。…………
隨後我手指撥弄著不能動彈的佳人酥胸、挑逗著兩粒暈紅的蜜豆,彈奏出淫穢的節奏,令美人兒嘴?一聲聲情不自禁的嬌啼,我用雙手搓玩那對柔軟充滿彈性乳房,又用手指搓捏兩粒突出乳蒂,那豐滿乳房經揉弄後,似乎又膨脹了一圈,乳尖也開始變硬,並由原來的粉嫩紅色轉變成桃紅色,淫幻天精已影響著她的情慾,很快廖碧兒就會變成我另一個淫奴,任我盡情淫辱了。
這時我將纏住她觸手放開,廖碧兒已大膽的分開雙腿,淫靡的粉紅肉縫在我的眼前張開,夢幻般的色澤與新鮮感彷佛是從未被踏入的秘境,乳白色的黏稠蜜汁從中流泄出來,我一手摟著她誘人的美腿、一手用魔焰刀在她幼嫩的陰戶一掃,密密麻麻的陰毛已剃得光溜溜的,我才捧著她纖細的柳腰,靈動的舌頭在她腫脹不堪的花瓣蜜唇上大肆進攻,放肆的深探。
張百芝卻跪在我身後,用她的丁香小舌,撩撥我的屁眼兒和陰莖下的肉筋,增加我的性趣;而她的女兒楊秀惠已被「魔體千重」的分身肏操至最美的高潮,她又爽又癢的直呼:「喔…怎麼…會…這麼…舒服的啊!…噢…噢……噢…我要!…要…很多!…再多…給妹…妹…多一點…噢…噢…升天了…噢…噢…噢……噢…啊!…噢……」
混雜著淫水的楊秀惠小穴被分身的大肉棒擠壓了出來,她的淫穴發出「噗……啾…噗啾…噗…啾…噗啾」的聲響,最後她顫抖著身體、狂情地尖叫著:「啊…太…美…噢…噢…到了頂……噢…噢……噢…啊……不行…啊……主人…啊!…肏我……得…好…好舒服啊!…啊…噢…噢……噢…要…要洩…死了…啊…啊!主人…啊!………」玉體一弓,初次洩出的處子真陰奔流灌注入我的分身馬眼嘴內,讓我享受到分身傳過來的歡愉。
同一時間,廖碧兒迷蒙的眼光透露著無限春意,勃發的情慾染紅了她雪白的女體,多情的肢體語言牽動了我的每寸感官神經,她堅挺的雙乳緊緊貼著胸膛,雙方因肉體摩擦而帶來的快感悄然竄起,令她傳出動情的喘息聲,兩個赤裸裸的身體在床上糾纏,我低下頭來細細吸吮如鮮豔紅梅般的乳頭、舐著她的乳暈及柔嫩的乳房。,舔得豔麗的女神全身一陣酥麻,不覺地淫蕩呻吟了起來。
我的頭往下埋到廖碧兒腹部下,舔吸著她美玉一般嬌嫩的陰肌,我的粗舌越來越淫邪地往下舔探,整條巨舌貼到了她兩腿之間隆起渾圓的白玉陰阜上,輕吻齧咬起陰蒂兒來;她的乳頭在我的玩弄下已經堅硬勃起,身子還隨著我手的節奏扭動著嬌軀,還閉上令人癡迷的眼睛,將羞恥之心拋棄,輕咬著櫻唇說:「主人!快來幹我吧!…噢…噢…請快一點,…噢…狠狠的……姦淫…我吧!」
就在廖碧兒騷癢哀求我慰藉之時,粗筋盤體的巨龍已經伸到了她嬌嫩的蜜穴前,我用手指撥開了兩片粉紅色的鮮嫩陰唇,火熱的龜頭貼上濕潤的陰道口,開始沿著花唇上下磨擦起來,不時地用馬眼挑逗的去碰觸已經腫脹的陰核。
接著再來,我粗糙如鋼的肉棒侵入潮濕的秘洞,緊緊摟住顫抖的柳腰,肉棒稍稍刺進陰道少許,再用力無情地頂插進來,粗硬的巨物將濕黏淫糜的窄洞塞滿,令處子之血由陰隙間滲出的同時,刺穿了守護這神聖花園二十年的處女膜了;我還不斷粗魯地撐開敏感的嫩肉,搗弄著幾乎要融化的肉蕾,淫幻天精在她的心窩裡,強烈的快感不停從深處湧出來,刺激這冷豔的美女,使她忘了羞辱及痛楚,漸漸地感到我的猛搗,她彷佛在浩渴的沙漠裡找到了最甘美的噴泉。
「喔…噢…噢…噢…噢…這麼…舒服的啊!…噢…噢……噢…主人!盡情地姦淫…我吧!…噢…噢…噢…噢……啊……噢…」廖碧兒受到刺激的穴口嫩肉緊緊地箍住了火灼的龜頭,想要把整根肉棒吸進去一樣,她一面發出嬌美的呻吟,一面不自覺地向下拱腰,想要感覺更多侵入。
我挺腰擺臀讓粗糙的巨根在蜜汁小穴內直進直出,大肉棒似是捨不得離開那又緊又滑之淫穴,浸在花房中,體驗著她火熱內?之狹窄和緊密。
另一邊朱欣已被我粗糙如大雞巴的觸手肏搗至最暢美的高潮,淫穢地吶喊:「啊…噢…噢…肏我……得…好…好爽啊!…啊…噢…噢…主人…啊!…噢…要…要洩……噢…噢…舒服死了…噢…噢…啊…噢…噢…」痙攣中的緊湊浪穴,不停地顫搐、吸吮,令觸手困在陰道裡不能移動;一陣快感傳來,她的修練過的清純元陰,沒有保留地奉獻了給我,作她能享受到極歡愉的肏操的回饋。
我抽插廖碧兒的淫穢姿態,灼烈女皇張百芝臉蛋緋紅十分動情似的,挺拔的酥胸起伏的逐漸劇烈,在我身後極柔情的上下蹭動,我能感到她雙眉又微微蹙起,一副苦苦壓抑忍耐著氾濫春潮的神情,令我強烈興起一同征服的慾望。
隨著我在廖碧兒那蜜穴中強插猛抽同時,忍不住就抓起張百芝並排放在床上,將她的乳暈一塊兒吸入口中淫玩;我兩手抱住廖碧兒的腰繼續抽插著,腰部的擺動完全沒停下,粗硬的陰莖在小蜜穴?不停進出,讓那濕熱的肉縫不時分分合合,分泌出了不少黏膩的淫水,小腹一下下衝撞著她的陰部,每一下都濺起水花;她閉著眼睛承受、感覺著一波波的快感,帶血的淫水就在抽插中不停地湧出,滋潤我兇猛粗暴的灌注!
「…噢…噢…啊…噢…噢…受不了……啊!…噢…噢…噢…噢……我…要死了…啊……嗯……好爽!喔……啊…噢…噢…噢…用力啊!…噢…噢…不要停……啊!…噢…噢…啊…噢…噢…主人…啊!…」廖碧兒受淫幻天精改變,已成我六族淫奴中豔麗淫亂的吸精墮落天使,主動尊稱我為主人;她豐滿嬌軀不停地挺迎,希望能盡量享受粗筋盤體的巨龍兇悍的肏搗。
我並沒有忘記已淫浪至極的張百芝,「幻魔無極」激出三條如粗獷大雞巴的觸手,分途並進地插進她的三個肉洞,「噢!…嘓…喔!…噗滋…噢……噢…啊……」聲中,她的小淫窟、菊花小穴與櫻桃小嘴,已被粗糙的觸手擠滿,漲迫令她所有空虛的感覺也煙消雲散,含糊地吐出歡快的呻吟,我的觸手熟練的尋到了她淫蕩的花心所在,然後分別一下下將她的歡樂之門撞開。
廖碧兒的蜜穴又嫩又滑,我再一次校正了火棒的方向,然後揮舞著鋼硬的大肉棒直刺向她的玉穴,奮力挺動下身,堅硬的陰莖猛烈地撞擊著她的子宮,肉棒和黏膜摩擦的感覺令我們都爽快無比;三具赤裸的肉體在床上纏繞在一起,遠看非常淫穢妖異,卻又令人慾火狂飆。
我的真身抽插廖碧兒時都極兇猛用力,每一下刺入,都一穿到底,擠過幼嫩而狹小的子宮頸口,像火灼的鐵棍一樣狠狠的頂在她的子宮底部,巨大的圓柱體充實她快感滿溢全身;肉棒巨龍外皮的堅硬肉刺不斷的摩擦、用力的劃過柔軟的內壁,牽扯著、抽拉著,廖碧兒感覺似乎每一下進出,都要把自己的整個子宮和陰道壁的肌肉給拉出去、再塞進來。
廖碧兒口中不斷地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哀號,隨著我的抽送速度加猛,忽然,銖她修長的雙腿肉緊痙攣,嬌軀劇烈地顫抖了幾下,她不停大聲浪叫:「啊!……不行了…噢…噢…啊…噢…主人…啊!…噢…爽死…了!……妹妹……要…被大雞巴幹死……啊!…噢…噢…啊…噢…噢…好…舒服…啊!…噢…噢……噢…噢…」,,,
被我身體幻出三條如粗獷大雞巴的觸手肏搗著的張百芝,更淫賤地扭動,全身扭動的配合我觸手的動作,巨大如陽具的在陰道內劇烈地摩擦,纖腰豐臀高昂著接受粗獷而劇烈的穿刺,一邊擺動著自己的臀部配合著,讓每一下衝刺更加猛烈有力為,她帶來更大、更多的快感;一邊她瘋狂的呻吟著,這樣才能舒緩持續不斷的高潮引來的刺激。
「…噢…噢……噢…主人…啊!……我的主人……呀!…噢…噢……噢…人家……舒服死了…嗯!…哼!…噢…噢……哼……我愛你!…噢……噢…噢……愛你的…大雞巴…插……小浪穴…噢……噢…肉棒……哦……頂得小穴…好…美…啊!…大雞巴主人……頂到…人家的……花心了…噢……噢…噢…噢…嗯!…大雞巴…好棒…啊!…啊…噢…」
張百芝吐出小嘴裡的巨物,甜美的喘息聲響起,她不知道同時肏操她三個肉洞的大雞巴是我的觸手;在薄薄的陰道壁裡的龜頭般的肉棒,研磨和抽送得令她所有的感官失去了功能、只懂享受白嫩陰隙傳來的快感,她的身子完全軟了下去,任由如火棒的觸手在她柔弱的體內越鑽越深,陰隙一點點的被完全撐開,最後龜頭般的觸手頂住了陰道頂端柔軟的子宮頸上,及菊花小穴的最深入之處蹂躪,……
我的鋼硬的大肉棒緊緊頂在廖碧兒花心的中央,雙手狠狠的抓在挺拔的豐乳之上,十指深深的陷入柔美飽滿的雙肉峰裡,下身卻沒有停止地用力的撞在她的光潔的恥部;雖然被粗暴侵入所帶來的巨痛折磨的死去活來,,光潔的額頭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但她仍歡愉至極,被拉開的雪白大腿不自主的抽搐逢迎。
「啊…噢…噢……噢…主人…嗯……我……我被…您幹…的好爽…啊!……啊……主人…再用力…啊!…哼…噢…噢……噢…」
我雙手握住廖碧兒挺拔的一對雪滑乳峰,手指捏著雪峰上的一雙鮮豔紅豆,在她迷迷糊糊的迷離嬌媚中,我的雙唇深深的吻到了她的嘴上;剛碰到她柔軟的唇上,就急切而霸道的把舌頭探了進去,貪婪地吮吸著她的甜蜜和愛憐的涎液。
頓時激起她柔弱體內的淫幻天精,令舒暢歡愉的快感倍增,被被開苞的嫩雛兒又怎能抵抗,陰道內如受電殛,子宮箍住大龜頭一陣陣痙攣吸住,她的處子真陰再沒有絲毫保留,一股兒的吐進我的馬眼嘴內;終於她玉體哆嗦了一會,再慵懶無力地放開緊纏住我身軀的四肢了。………………
對比於多桑內國的元帥廖碧兒,灼烈女皇張百芝就淫穢得多了,她不單將女兒楊秀惠奉獻出來任我淫玩,令她成為我淫奴魔族中幼小清秀的玉乳花精,而且將順從柔媚的妖犬淫奴性格本質盡露,被三條如粗獷的觸手肏搗也能挺下去,還可享受這麼粗獷的快樂。
我離開了昏迷中廖碧兒慵懶無力的小淫穴,轉身抱起了發浪的女皇,粗獷的大肉棒狠狠地套插進她的緊湊的陰道裡,受淫幻天精的改造,她的小肉窟雖被我粗大的觸手捅搗過,但淫奴魔族的特質是小穴在任何時候都非常具有彈性,不像一般女子的淫穴,會愈肏操而愈寬鬆,陰肌失去銷魂的緊吮性。
我粗獷的動作令她浪叫道︰「…喔!…喔!……哇……好個……大雞巴…啊!噢…噢……噢…主人!……親哥哥……親丈夫…噢…噢……噢…妹妹……快活死……了……哼!…唉唷!…又…頂到花心了…噢…噢……噢…哦!……要……爽死了!……啊…啊…噢…噢……噢…哼………」隨著我雄軀倒在床上,粗糙如鋼的陰莖直抵住了她酥軟的陰道,她的身體開始顫抖地套弄享受,眼睛半開半合感受火灼的快感,並發出輕微的呻吟聲;最後經一輪粗獷的磨擦,看來張百芝已差不多達高潮。她大叫著︰「哎唷……主人!……哼哼……唔……妹妹……不行了!…………快……再用力……哎唷!……哎唷!……要丟……了……啊…全…丟了…給…親……親主人的大雞巴!…噢…噢……噢…啊……啊……啊…唔…噢…噢…」在柔軟的子宮深處內她的元陰爆發,她臉上顯露出無比舒緩的表情,元陰如雨般無止地向我傾泄出,將我下體都灌得滿滿的,如不是抓住她的螓首回哺給她陽精,她一定毫無矜持地癱瘓倒下,被我幹得美死在床上了。
我停留在多桑內國的一段日子中,灼烈女皇張百芝不單將另一個女兒楊恭雨奉獻出來,讓我在一場母女同淫的淫穢情況下,把她的處子真陰也採擷去了;其他皇族及高官,如廖碧兒的兩副手:周聞錡和周勵淇姊妹,亦在淫亂的宮殿晚宴內,由神族魔法師朱欣幫助下,吸納了兩名美女的處子真陰,其他少女美侍更是任我享用;整整半年的吸納元陰,我已感覺元陽充沛,可作下一場進攻,佔有藍撒國的柔流女皇梁泳淇後,我的[幻淫天晶]合一,便可收復整個聖玆亞大陸了;再奪取聖族魔法師鍾坐紅的[幻法水晶],將聖靈女大祭司-殷妮、神通女大祭司-李美風及幻魔界的女大祭司-劉加靈收於胯下,我便能永生不滅,掌控聖、神、魔、龍及人族,重作道德安排了。
這天,我向四個女皇宣告,我要向西進發,征服藍撒國的柔流女皇梁泳淇;還要四個魔法師準備,到聖神魔宮進見三女大祭司;但經多次收服各反叛領主女皇的經驗,最好的方式是由四國聯軍向藍撒國的壓迫,我則暗中潛入,抓住了柔流女皇梁泳淇,便可奪取最後一顆[幻淫天晶],完全恢復我所有的魔力,無需害怕聖、神、魔三女大祭司了。
眾美女性奴都不願我單獨行動,因有一段時間失去我粗筋盤體的巨龍的愛寵,沒有我肏搗令她們的時光是多麼枯燥無味;雖然她們只能在我吸收其他美女的處子真陰及元陰時候加入,分享粗糙的大雞巴肏操,已能使她們歡快如狂,享受到最舒暢的高潮了;為了安撫她們灼戀的心,我答應先恩賜她們每人能單獨享受我一次無比狂快的肏操後,才開始今次我的遠征。…………
今夜讓奶子最巨碩的妖魅嬌豔乳牛夢魔彭單欲死欲仙後,便可離開,到藍撒國的邊境,窺探柔流女皇行蹤了;彭單套坐著我粗糙如鋼的大雞巴,鋼硬的龜頭帽冠磨刮著她幼嫩酥癢的陰道,帶給她極歡樂的快感;在她忘情地前扭後壓的磨擦時,胸前的巨彈狂飆跳動,引得我抓著其中一個巨乳送進嘴裡狂吮,乳房裡的甘甜液汁狂湧進我的喉管內,那體內的乳汁飛瀉的美感,令彭單更舒暢地左右扭壓我粗筋盤體的陰莖,美妙無比的感覺,她大聲地呻吟著:「…噢…噢……噢……主人…啊!…求求你…不要……抽出…去呀!……噢…噢……噢……噢………快……用力……幹進來……嗚……噢…噢……噢……呼!呼!……拜託!…再…插深一點!………喔……好……美呀!……噢……快……用力一點……噢…噢!…好…舒服…啊!……噢…嗯…!求求你……用力…吮我的大奶…子吧…噢……噢……。」
彭單巨乳壓住我的嘴,柔腴的玉體又緊摟住我不放,在顫搐的嬌軀裡我熊腰猛力的一挺,粗糙如鋼的大肉棒奮力向前撞擊,終於直沒入至陰道的根部,敏銳鋼硬的龜頭也同時頂在光滑嬌嫩的花心上,然後任她濕淋淋地研磨,享受我灼燙的溫馨。
我享受著陰肌的擠壓,大嘴卻左右開弓的輪流舔舐大奶子和吸吮乳汁,她越來越高亢的快感傳遍了全身,最終脫口嬌喘道:「哎呀…噢……主人…把人家…的嫩穴…插得…好深…哎…噢…噢……噢…喔!…天呐!…人家…從來沒被……幹到…這麼?面啊!…噢…噢…噢…噢……唉!…你……是不是…要…活生生……的把人家的…小穴…穴……搖穿呀?噢…好硬…再…用力一點…噢…深一點!……噢…噢…主人…盡情的…折磨我吧!……」
全身曲線玲瓏浮凸的彭單盡情享受陰莖刮擦的快感,感到她停下來,我乘勢的慢慢將堅挺的巨柱往外拔,大龜頭依依不捨的離開了溫暖而潮濕的花心,大量的瓊漿玉液隨著粗筋盤體的巨龍後退而湧出圓圓的快活秘道口,那被撐得幾乎裂開的秘道得到了一絲空間;緊接著,兇悍的大肉棒再次如破城鎚般兇惡地插進緊窄的蜜穴中。
她在激烈地插幹之下更是淫蕩地扭動不已,雙手也在我虎背上抓搓,留下一道道歡愉的爪痕;她的大屁股更是隨著抽出插入的節奏挺動著,粉臉兒上露出嬌媚的滿足神情,大叫道︰「哦!…噢…噢…噢…噢……哦!…主人!…你真會……插穴!…哎……唷!…好人…啊!…真……真舒服…啊!…噢…噢…噢…噢…大雞巴主人!……你幹吧!…噢…噢……把……把我幹死……好了!…哦!…噢…噢…噢…噢……太美了!嗯…噢…噢…你又碰……到我的…花心…了!…哼……噢…噢…哼……哼…哦…我來了…………」
我感到彭單的陰道狂烈地痙攣、顫抖,陰肌卻顫搐中吮住我鋼硬的大龜頭不放,那純淨的元陰在震駭裡向我的馬眼狂灌,她毫不害怕脫陰的危險,在極快樂中向我奉獻出元陰,作今夜能享受這場快樂的回報。……
此時大公主楊恭雨上身一件緊身露臍的外衣走進來,她超迷你的熱褲襯托得幾乎彎個身就可探見內褲了,將那玲瓏的身材展露無遺;柔媚可人的粉臉,秀直的鼻樑、柔軟飽滿嬌潤的櫻唇和線條優美細滑光潔的香腮,那麼恰到好處的集合在了同一張清純動人的美靨上,還配合著一份讓人無法抗拒的迷人氣質;烏黑柔順的披肩長髮此刻紮起了一條靈動的馬尾辮,越發的襯托出十八歲少女的婀娜嫵媚。
誰又可知道她淫蕩至此,十天前剛被我開苞,變成了嬌俏天真的淫蕩獸性幽靈後,竟現在來撩撥我再次肏操;她胸前堅挺的乳房更是傲人的裂衣欲出,黑色的蕾絲胸罩緊緊的包裹著雪白的雙乳,顯得格外挺彈,從胸到腹完美的曲線,加上修長的雙腿,性感勾魂的雙眼和嘴唇,足以讓我再次施捨恩寵,讓火灼的巨柱鑽探她幼嫩緊湊的少女之蜜穴。
小可愛淫媚地脫光身上的一切,再翹首瞇眼地說:「親愛的主人,接下來,換恭雨來服侍您吧。…………」
楊恭雨妖媚的一翻身跨坐在我的身上,她鮮嫩白淨的小穴,赤裸裸地暴露在我的眼前,她低下頭去雙手輕輕掰開自己粉紅色的肉穴,露出?面鮮嫩紅潤的嫩肉隙讓我欣賞;待我飽覽清楚細膩的陰肌後,她才一手握著堅挺的大肉棒,引領至濕淋淋的嫩穴口對準,慢慢的套坐了下去。
「哦!…噢…噢…噢…噢……哦!…主人!…您…真…真……粗硬…啊!…噢…噢…」
楊恭雨鮮紅的小蜜穴一下被粗大的龜頭撐到最大,火灼的感覺美酥至心窩裡;她閉上媚目慢慢的隨著玉臀向下壓移,粗筋盤體的肉棒被一點一點的吞到小穴?面,當大龜頭已緊緊的抵著穴心後,粗糙的大雞巴被完全坐入嫩穴?。
「哦!…噢…噢…哎……唷!…好人…啊!漲…得……很舒服…啊!…噢…噢……主人!」
她先深深感受無間隙的灼熨,然後雙手放在主人肩膀上,開始上下套弄起來,隨著玉體上下擺動,飽滿的乳房蕩漾在胸前,一對粉紅的乳頭不規則地顫搐,玉腴嫩滑的堅挺雙乳,不斷的挑逗著我的慾火,令我不期然挺坐起來抓住它吸吮;雖然楊恭雨的乳汁不及彭單的豐沛,但也是甘香可口,使我加大力度地咬吮。
楊恭雨面紅耳赤地呻吟著,奶子被吮反使她快感更多,緊窄的陰道痙攣更甚,齷齪地箍得鋼硬的大龜頭差一點折斷了。
「噢…噢……主人!小淫奴…的小穴…好肏…嗎?…噢…噢…哎!…唷!…好漲…啊!…噢…噢…肏…得……很舒服…啊!…噢…噢…來吧!…噢…再兇猛…點…我也不怕!…噢…噢…噢」
在我小腹上可不是天真嬌俏的公主,而像是貪圖肉體性慾之歡的淫娃,楊恭雨的馬尾辮打散,秀髮烏黑柔順的舞動,配襯雪白的玉體,使我亦非常暢美,鋼硬的大龜頭使勁地衝頂她的子宮,終於百多嚇急勁的肏頂後,她已無力頑抗,高叫聲中元陰倒灌進了我的大龜頭口內。………
看到這貪歡的美少女全身鬆弛的昏死去,我便各導給她倆玉體內一口淫幻天精,雖然可幫助她倆恢復精元,但也令她倆更癡戀我的大雞巴;為了不再受其他女奴的癡纏,我穿回衣服後便用[魔蹤尋影]離開了多桑內國的皇城。


接下來還有啊!…待我努力完成它。………

警告︰www.09sese.com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